成长中的流失

十二年前,天空是大海,大得无边,蓝得完全。云朵是棉花糖,软软的,甜
甜的。青嫩的小草乖巧的环抱在咱们脚旁。那时,眼里看到的满是一幅幅流动的
丹青,世界便是一幅复杂的画轴,任万物在上面肆意挥洒。

  九年前,天空被圆规画成为一个圆,云朵使用波浪线画成的圈,在风的传染感动
下飘忽不定,青嫩的小草总离双脚一步之遥。那时,世界成为白纸上的几何图形,
有些枯燥,有些乏味。

  六年前,天空突然变成为一张白纸,云朵只能用来数数字,青嫩的小草仍在
不远处,但已不敢再接近,只因本人已认识那块“爱护花木”的牌子了,从此路
过草旁,便只会渐渐而过,不再沉沦。那时,世界被订成为一本书,偶尔空虚,
偶尔孤单……

  三年前,我把天空画成为一个函数图像,云朵是上面的函数点,风是那一条
条曲线。而青草,我于它们已是陌路人。那时,世界被数字、文字充溢着,让人
有点呼吸不畅。

  此刻,天空又被我画成为一个调集,云朵是此中一个枯燥的元素,青草,我
却快健忘它的具有了。

  此时,我忘了身外又一次有天然,我被绑在数字化冰凉的书堆里,艰难的呼吸着,
继续着。再后来我又会如何……

  不断感觉成长就像肩上背着两个布袋,前胸一个,后背一个。童年时,新鲜
奥妙的大天然,妙趣横生的游戏,用之不竭的猎奇心,不断于耳的欢笑声,把前
胸的袋子装得满满的,却没有繁重感,只需愉悦轻快的感受伴着我。

  后来一个叫做“进修”的名词席卷了我的糊口生计,并无休止的把各类目生的东
西塞进我后背的袋子里,压得我喘不外气。我想扔了它,但那么多双眼睛在警告
着我,这个袋子丢不得。我只好承受着,并不得不一天天削减后面阿谁袋子里的
东西。

  我不知我能否该感激阿谁繁重的袋子,感激他把我围困在一个密不通风的王
国里。凝视着一点点增厚的镜片,不知为何,我却感觉镜片外的世界越来越不真
实。咱们在被输进学问的同时,也丢失了一些最贵重的东西,比如想象力,比如
无邪,比如欢愉……

  为什么成长的旅途中总会流失些东西?

更多出色内容 微信扫码关怀公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