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的回忆

深圳昌红,对于我来说,只是人生征程中一段苦涩而又甜美的过往。而我也
仅仅是在它的波心偶尔投下的一片影,无须讶异。回身,分开,不带一丝沉沦。
昌红,疏远而又迷离。在慌忙的旅途中,我悄悄安身,隔着冰凉的玻璃来触摸昌
红的温度,触觉上刺骨的寒冷让我猛然清醒,这里不是桃源,也不是抱负的乌托
邦。这里有着很多人的盼愿,也掩埋了多少薄命挣扎者的但愿。雨过晴和,昌红
仍是以岿然不动的姿势站立着,看似淡然,天空却不断嵌着浓浓的愁云,天空灰
得像要哭,却怎样也不敢肆意的敞开胸怀,放情地大哭。愁太重,云太轻,它又
怎样能承受得住?明灭的霓虹昏黄了人们的双眼,而昏黄的路灯又会惹起你如何
的遐思?夜的标的目的我看不懂。都说:“全盘景语皆情语”,这里的四周都是山,
并不巍峨,也不秀美,只是平平平淡的真。她说了一句:“这里的山怎样像煤堆
一样?”我笑了,由于很少接触山,所以对它们总有一种夸姣的神驰与憧憬,总
但愿:山如眉黛、翠峰如簇、层峦叠嶂。但望着这里的山,我却讶然了,不知该
怎样描述它。

  也许有时候,保留一点幻想才好。明知现实残酷,却总但愿静世安好,夏花
绚烂,和安静谧。长时间的劳作,亘古不变的动作,让我变得麻痹。我不晓得我
做某一个动作的意义,我只懂得我的潜认识告诉我:我该当反复这个动作。我的
糊口生计变得枯燥乏味,上班、睡觉,轮回来去。虽然我不断在睡觉,但我总感受我
悬浮在云端,没有一丝平安感。我身心俱疲,却要骗本人欢笑,给别人欢愉。幸
运的是:我在这里结识了一批人。他们有着本人的义务,迫于生计来到昌红,用
辛酸来酿造甜美。勤快诚恳如宋明明小孩、善良可亲如丽姐,诙谐恢谐如姐夫、
可爱的小卢、细心的婷婷、不知该怎样描述的大圣。感激罗双红大姐、林海辉班
长又一次有打扫卫生的阿姨。天天看着员工们朝来暮去,心里老是难受。我就多么轻
轻地来,又悄悄地去了,挥一挥衣袖,没有带走一片云彩。这群亲爱的人也许我
一辈子再也无法见到了,也许若干年后他们也不会记得在时空的经纬里曾有一个
我多么的女孩,如工夫似箭般在他们的身边一闪而过。咱们曾一路欢笑、一路工
作,曾如夏花般绚烂地开在坪山这不算美的极峰。大师出现的老是灿若星辰的笑
脸,谁又真的能体味他们掩藏在心中的深深的伤与痛。

  海内存良知,海角若比邻。

更多出色内容 微信扫码关怀公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