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梅雨夜随想

下午的一场暴雨过后一扫溽热,深夜里,有风阵阵擦过阳台,除了楼下草丛
中虫鸣唧唧有声,四周一片沉寂。

  昏黄的路灯下,湿漉漉的沥青路面反射着点点微光,这个时间大大都人都已
进入黑甜的黑甜乡了罢。

  一片乌云飘来,遮住了月亮,风一会儿止住了,雨,淅淅沥沥地随之洒落,
一霎时,雨丝连缀不竭地漂泊上去,这便是江南的黄梅雨。

  宋人贺铸写下的青玉案,我感觉是咏叹黄梅雨最好的词之一:凌波不外横塘
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韶华谁与度?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需春知处。

  碧云冉冉衡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
梅子黄时雨。

  在贺铸的笔下,在阿谁宋代的黄梅天里,那美好的江南女子,凌波微步,步
态轻巧,就连她走过的小径上也留下了几许芳尘,在人生最夸姣的锦瑟华年里,
在雕镂斑纹的窗下,目送多么的芳华少女走过,佳丽渐行渐远,诗人的心头却放
不下那娇美的身影,佳人一去而不复返,贺铸只能用笔写下那传诵千古的诗行。

  诗人的忧愁就如统一川青草覆盖在烟雨中,好像那随风飘转的柳絮,好像那
梅子黄时的雨,令人黯然神伤,低徊良久,不忍离去。诗人的闲愁太多了,就连
黄梅天连缀不竭的雨水也无法冲刷那无边的愁绪。

  黄庭坚奖饰整首词说:「解作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回」

  站在阳台上,想着贺铸的词,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月亮重又从云缝里显露
一角,清水洗过般更显纯洁。

  这便是江南的黄梅雨,这便是那无边愁绪的具象,而那江南的佳丽呢?

  如雪肌肤,巧笑倩兮,眼波流转,回眸一笑百媚生的佳丽,此刻却在哪里呢?

更多出色内容 微信扫码关怀公家号